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哦好的!”

    夢奇怎能不信魯班七號?有他在,這艘船就由危轉安了,他倒是真不用擔心什么了,便乖巧地點了點頭。

    那一方,僵尸爺孫明顯已占據上風,哪怕徒手對白刃也毫無退讓之意。

    顧冷手上的刀雖鋒利,砍上僵尸顧冷卻只能傷他身體,完全削弱不了他的戰力。并且當一刀砍上肩膀,用力過大直抵肩胛骨,刀刃竟生生地給磕掉一塊。

    怎么看都是大勢已去,顧冷決定不再強撐,對他爺爺吼道:“我們走,從水路游回去!”

    顧老漢氣喘吁吁,影子淡得快要散開了,拼命點頭,就開始想脫身之策。

    僵尸爺孫聽不懂他們說的話,還在不緊不慢,一招一式地向外遞送,再這樣下去,僵尸是能贏,但同時也放跑了倉羅之王的手下,最終只能相當于打了個平手。

    黑母等人不懂收靈,并且收靈需要收靈法器,他們也沒有,就只能再次將希望寄托在魯班七號身上。

    魯班七號從來就不辱使命,這次也不例外,雖然見不到他的人,卻能感受到他強大的氣場,這氣場由神識帶來,通過綠光虛境體現,虛境中,驟然就有兩縷綠光凸顯出來,并如滾線球般打著轉越滾越圓,最后成了兩顆溜圓的綠色光珠。

    顧冷斜眼掃視綠光,見到綠光就大叫不好,哪還有心思與僵尸的自己戀戰?硬扯著兩腿從戰圈中往回跳,意圖退到欄桿邊跳入大海。

    顧老漢見顧冷如此行事立即效仿,二人同時退過去以為能就此脫身,誰知“啪啪啪”三聲響指打過,呆立船欄邊的死尸居然又活過來,并一字往左右分開,拉起手,形成了一排死尸屏障。

    “哈哈哈”

    “哈哈哈”

    黑母和夢奇笑得直不起腰,這次不止是老夫子,他們也由衷地豎起大拇指稱贊魯班七號厲害,操縱傀儡對付敵人神識這一戰,木偶人確實干得漂亮!

    顧冷曾經的擔心,此刻全成了現實。

    他和顧老漢盜取的這些餓死的尸體,沒經過煅煉實在是不能用,只要有風吹草動就調轉qang頭來對付自己了,實在是喪氣!

    氣急敗壞地,爺孫二人就用依然緊握在手的殘刃去與餓殍死尸搏擊。一個個照樣是不怕刀砍的主兒,哪有那么容易在一時半會解決?

    船欄就在眼前,縱身一跳就能逃走,可剩下的這逃竄一步卻如有十萬八千里那么長……

    魯班七號似乎是有心耍他們一會兒,綠色光球凝成了也沒著急出手,而是等他們繼續氣喘吁吁地對抗死尸,實在撐不住了才將綠珠拋了過去。

    顧氏爺孫還抱著負隅頑抗之心,力求一線生機,但珠子飛至頭頂時便知大勢已去,只能望洋興嘆。

    顧冷絕望地對著爺爺點頭示意,顧老漢也將兵刃一丟,跺著腳大喊“罷了罷了!”

    他這“罷了罷了”,究竟是何意,沒人猜得出來,卻能憑直覺知道是大事不妙,黑母急喚老夫子:“夫子老師,速速用戒尺圈住他們,看能否有用!”

    無需黑母提醒,老夫子也知自己該做什么,早就戒尺出手,如根精亮的軟帶般飛過去,意圖暫時控制兩縷神識。

    顧氏爺孫哪有這樣容易束手就擒?眼看頭頂綠光罩下,飛速淡化身周之物,就知是正被吸進去,趕緊抬手用最后的余力朝天靈蓋上拍。

    “生路已絕,難不成這幾個人還有本事封住死路?”這是顧冷最后冷笑著問的問題,怎么都以為答案必定是“當然不能”,可他若知魯班七號的來歷,又是在為誰干事,恐怕生路再給斷絕,也不會往死路上闖……

    手拍天靈蓋,本來就縹縹緲緲的虛影瞬時化解。看來那一招是決勝招,天靈蓋就是他們的死穴,一拍肯定散。黑母見狀懊惱,當初怎么沒試著專攻他們的腦袋頂呢?!

    魯班七號本來還愁,怕這二人化形化得不徹底,如果帶著太大的固化物綠珠可收不進來,那樣神識收取得就不純凈。

    卻沒想,顧冷聰明反被聰明誤,誤打誤撞地反幫了對手一把,具體形象一散,整體地就被吸了個干凈……

    兇惡的顧氏爺孫,終于給打敗了。魯班七號收回兩顆綠珠,綠光虛境竟似沒發生任何事情似的又恢復虛幻狀,看哪兒也再找不出那兩顆綠珠。

    搶奪它們的惡人沒了,死尸們失去神識支撐,再也無法堅挺地站立,而是軟綿綿一個接一個倒地,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尸體。

    黑母等三人見這場景再也高興不起來,皆為死者傷感。因受貧窮折磨而餓死,本來就夠慘了,死后還不能去往極樂世界投胎轉世,要遭惡人坑害,成為游蕩于世間的亡靈,這不是往橫死者身上補刀嗎?性質之惡劣,實在令人發指。

    夢奇嘆了口氣,問道:“黑哥,夫子先生,這船上的死尸可不少,咱們該怎么辦捏?如果調轉船頭送回西域國,路途如此遙遠,會不會耽誤了前往起源之地的任務?”

    黑母也拿不定主意,眼巴巴看著老夫子。

    這事老夫子不迷茫,撫須道:“他們在西域國吃不飽穿不暖,屬于是流民一類的下層人士,是否有死后落葉歸根的心愿,咱心里該清楚。大海廣博,連天與地都能容納,一個人若能尋得這樣無邊又綺麗的歸宿,想必再無遺憾。”

    “哦老夫子之意,是要給他們舉行海葬儀式!”

    黑母一聽就明,大加贊成。在起源地球時,每年都會有不少地球人死去后舉行海葬,他們愿意將靈魂與海洋合為一體,從此獲得永生的安寧。

    就按老夫子的意思來,為表達對死者的敬意,魯班七號也沒著急離去。

    百具死尸別說葬,哪怕從艙底搬上來也得花費不少時間,這次兩個兔子精幫了大忙,他們忙得叫個不亦樂乎,絲毫不覺得累,更不象以前那樣瞌睡連連的。

    三人在魯班七號的指導下,在船尾造了一臺帶滑輪的木臺。底部固定,但能上下翻轉。蓋著白布的死尸一具具放在木臺上,再送入大海,船上寂靜無聲,為逝者默哀。7百度一下“黑暗的蘇醒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