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一十五章 嫡庶(二)

作者: 雋眷葉子  分類: 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雖說安氏依然耳目清明,隨著年齡的增長,加之對蘇云朵的信任,對于府里發生的事已經極少出面,只放手讓蘇云朵去管理去處置。

    今日之所以會來嘯風苑并非是她聽說了楊氏在嘯風苑鬧騰,而是因為一直沒等到本該去慈安堂的歡哥兒,擔心歡哥兒是否身體不適,這才帶著人來嘯風苑一探,卻沒想到這一來卻讓她看到了楊氏的丑態。

    她帶著人過來,一眼就看出了嘯風苑的異常,及時阻止陳媽媽往里面通報的舉動,靜靜地站在外面聽了一會,確定蘇云朵不至于吃虧,方轉道先去看過歡哥兒。

    見歡哥兒一切安好,安氏這才帶著人進了屋,進屋時正好聽到楊氏嚎著道自己在“鎮國公府沒法活了”,頓時怒火中燒,不由就開了腔。

    此刻見楊氏涕淚俱下聲聲指責蘇云朵欺負三房欺負她,安氏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又有些擔心蘇云朵承受不起這樣的指責,不由擔憂地看向蘇云朵,卻見蘇云朵神色淡淡地坐在那里優雅地喝著茶,便明白蘇云朵并不將楊氏的指責放在心上,自是微微贊賞。

    她站在屋外的時間不長,又去了探望了一趟歡哥兒,自不可能聽全了楊氏與蘇云朵之間的對話,此刻見蘇云朵淡然從容的模樣,便知她應該將何人叫停扶風苑告知了楊氏。

    再看楊氏這蠢樣,應當還沒明白扶風苑被叫停的原因。

    安氏心里不由嘆息,原先府里幾房媳婦雖說都有各自的小心思,卻也個個聰明伶俐,如今兒女大了,表現得卻是越來越不盡如人意了呢?

    明明盡是蠢招,卻還自己聰明得很,更以為別人看不透。

    此前與方氏之間的小動作也好,還是如今擅自改動扶風苑的修繕擴建方案,難不成真以為就她們聰明,別人都是眼瞎的?!

    安氏越想心里越是著惱,看向楊氏的目光也更是冷沉。

    東凌國京都誰不知鎮國公府對庶出向來寬容,偏楊氏這些年總在別人面前伏低做小,早就令安氏不快,以前安氏不與楊氏計較是因為安氏心寬。

    如今因為扶風苑停工之事,楊氏雖說嘴里指責的是蘇云朵是大房,安氏豈能聽不出來,楊氏指責的是對三房的不公。

    三房是鎮國公府唯一的庶出,指責對三房的不公,自然也就是指責鎮國公府對庶房不公。

    明明扶風苑停工因楊氏擅自更改修繕擴建方案而起,被自己小心思糊了眼糊了心的楊氏,卻壓根沒認識到自己擅自改動方案的錯誤,反而一心覺得是嫡房看不得庶房好,一心覺得是府里嫡房聯合起來欺負三房。

    想明白這些,安氏不由冷冷地睨了楊氏一眼道“難道你不知道讓扶風苑停工是我和老頭子的決定?”

    蘇云朵在楊氏砸碎茶碗之后曾經明確告訴楊氏叫停扶風苑修繕的人是陸名揚。

    雖說不好當著蘇云朵的面否認,楊氏卻也不愿意就此承認,否則就坐實了她是在無理取鬧。

    雖說安氏的聲音帶著無償意,楊氏卻依然進行著頑抗。只見她小心翼翼地抬頭看了安氏一眼,爾后垂眸期期艾艾地開口道“父親母親一向慈愛……”

    楊氏此話出口,安氏不由氣極而笑“你無需扣這種大帽子,你心里怎么想你知我也知!

    扶風苑停工的事,你也別往康哥兒媳婦身上扯,這是我和老頭子的決定。

    至于為何會出這樣的決定,難道你真的不明白?”

    楊氏心里一跳,答案在腦子里一閃而過。

    可是更改扶風苑修繕擴建方案的事,她連自家男人都瞞著,那兩老人的是如何知曉的?

    楊氏的腦子快速轉動起來,排查著修繕方案外泄的途徑。

    這份改動之后的方案,除了楊氏自己,就只要負責扶風苑修繕擴建的技師。

    楊氏自己自然是不可能外泄的,會是那位技師嗎?

    應該不可能的吧,畢竟技師拿了她的好處。

    不是技師那又會是誰呢?!

    對了,扶風苑剛動工那幾日,方氏曾經去扶風苑附近轉悠過,難道是方氏?

    可是,也不應該啊,扶風苑的修繕擴建才開始,還沒動到她擅自修改的地方,方氏如何能知?

    那么到底是誰?

    楊氏想到蘇云朵的精明,不由抬頭偷偷瞄了眼蘇云朵,卻見蘇云朵神色淡淡地坐著,似乎也不像是她!

    見楊氏半晌不語,眼睛時不時偷偷瞄蘇云朵一眼,臉上那委委屈屈的模樣更令安氏不喜“你這是還沒想明白,依舊覺得是大房,是康哥兒媳婦甚至是府里嫡房聯合起來欺負你三房?”

    “我,我……兒媳不敢!”楊氏心里的確是這樣的想的,卻哪里敢認。

    安氏不由呵呵一聲冷笑“不敢嗎?我看你敢得很!我今日將話撩在這里,無論哪一房若是覺得在府里過得委屈都可以搬出去住!反正該給你們的早已經給了,你們都不缺房子!”

    楊氏猛地看向安氏,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這是什么意思?!

    楊氏咽了咽口水,結結巴巴地問道“母……母親,這,這是什么意思?”

    安氏覺得實在是心累,不愿意再與楊氏拐彎抹角地浪費口舌,冷聲道“什么意思?就是你聽到的意思!你也別以為自己的那點小聰明能瞞得過人!既然你覺得這府里人人都欺你負你,索性就搬出去,再無需受府里規矩的轄制,以后你就是那府里的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自在!”

    要是到了這會兒楊氏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那可真是蠢得無可救藥了。

    安氏這些話還真不只是說說而已,陸名揚在得知楊氏擅自更改扶風苑修繕擴建方案的時候,還真是生出了讓三房從鎮國公府搬出去的念頭。

    若非陸瞳最近出京辦差我不在京都,陸名揚只怕直接給陸瞳下令讓三房搬家了。

    雖說安氏看不上楊氏,可如今他們兩老的還健健康康地活著,就算早兩年就分了產,可若真讓三房在這個時候從鎮國公府搬出去,這事兒就鬧大了,自是想盡了辦法勸阻陸名揚,最終讓陸名揚暫時歇了讓三房搬出鎮國公府的心思,卻堅決地停了扶風苑的工,希望楊氏能夠醒悟及時糾正錯誤。

    讓安氏沒想到的是,楊氏不但沒有醒悟,反而鬧騰起來,更是話里話外指責對三房的不公,還真就讓安氏不能忍。

    原本還心存僥幸的楊氏,知道安氏這次只怕是真的起了心思要讓三房從鎮國公府搬出去頓時慌得不行。

    三房若在這個時候被趕出鎮國公府,就算是以其他的理由,后果她也承擔不起。

    若是陸瞳回來得知情況,一向孝順的陸瞳更不會給她好果子吃。

    楊氏怕了,也后悔了。

    比起從鎮國公府搬出去,通過動手腳更改扶風苑修繕擴建方案得到的那點好處如何能比?!

    若這個時候從鎮國公府搬出去,別說后面兩個兒子的親事,只怕陸瑾粼的親事也會生出波折。

    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甘,不用費心去權衡,楊氏心里也十分清楚輕重,她不敢再多想,“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安氏面前“母親饒過兒媳,兒媳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安氏默默地盯著面前涕淚縱橫的楊氏,半晌才冷哼一聲道“你還想有下次?”

    楊氏拼命搖頭“不,不,不,請母親放心,絕對不會有下次!”

    安氏端起茶碗來喝了口水,這才淡淡地說道“你且回去好生想想,扶風苑那邊待你真正想明白了再說。若你實在想不明白,扶風苑也就不用再修繕了。或者你們三房直接從府里搬出去,或者粼哥兒就在現在的扶風苑辦喜事,你自己選一個。”

    楊氏還要再說什么,安氏卻不想再聽了,揚聲讓楊氏身邊侍候的人進來將楊氏帶走。

    待楊氏離開,安氏長長地嘆了口氣,整個人看上去仿佛才好好幾歲。

    蘇云朵不敢說能體會安氏此刻的心情,卻明白安氏心里的想法,自然很是心疼,親自起來替安氏泡了壺提神的茶,又伸手替安氏按壓太陽穴。

    她知道安氏一操心就會犯頭疼的lao mao病,這也是她盡量不讓安氏操心的緣故,就像今日楊氏鬧得再兇,蘇云朵也沒讓人往慈安堂送信,更是讓事情壓在嘯風苑內。

    只是有些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她壓著不讓事外傳,卻架不住安氏自己來嘯風苑。

    今日若是楊氏來得稍晚些,歡哥兒自當去了慈安堂,偏這邊正要送歡哥兒去慈安苑,楊氏帶著人一頭沖進了嘯風苑。

    若是楊氏動靜小些沒驚到歡哥兒,蘇云朵說不定就讓白芷直接帶著歡哥兒去了慈安堂,偏楊氏動靜太大,驚得歡哥兒哇哇大哭。

    蘇云朵既然不想讓安氏操心,自是不能將哇哇大哭的歡哥兒送去慈安堂。

    因為擔心歡哥兒,蘇云朵一直想著如何盡快支走楊氏,卻沒想到放開來的楊氏實在沒什么理智可言,胡纏起來還真是讓蘇云朵頭疼不已。

    縱有千萬種手段懲治犯錯的下人,面對楊氏這位長輩,就算蘇云朵掌著府里中饋,也有些縮手縮腳施展不開。

    當然若安氏沒過來,蘇云朵也沒打算與楊氏繼續糾纏。

    在楊氏抬手要打陳媽媽的時已經觸及了蘇云朵的底線,雖說蘇云朵不可能對楊氏動手,卻也不是沒有辦法治楊氏,壓根無需喊紫月進來,她自己就能點了楊氏的啞穴讓楊氏閉嘴。

    只是那樣一來的話,蘇云朵“欺負”楊氏就成了鐵一般的事實。

    “今日多虧祖母來得及時,若祖母不來,今日孫媳婦只怕就要得罪三嬸了。”蘇云朵一邊替安氏按壓一邊小聲道。

    安氏有些不明白蘇云朵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由好奇地問道“若是我沒過來,你打算如何得罪你三嬸?”

    蘇云朵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一笑“三嬸實在太過聒噪,孫媳本想點了三嬸的啞穴,讓她一個時辰內說不得話。”

    安氏知道蘇云朵有這個能耐,不由被她的促狹給逗笑了,正好覺得腦袋沒那么疼了,伸手拍了拍蘇云朵的手,拉著她在自己身邊坐下,這才含笑道“真點了她的穴道也沒什么,誰讓她如此聒噪,還驚嚇到了歡哥兒!”

    說到最后這一句,安氏的語氣自然帶出些許怒氣。

    剛才她去探望歡哥兒,雖說白芷和小丫環誰都沒有說什么,歡哥兒也已經平靜下來,甚至一張小臉也被打理得干干凈凈,可是心細的安氏硬是從歡哥兒臉上看出了端倪。

    這也是安氏進屋之后,絲毫不給楊氏顏面的重要原因。

    說到歡哥兒,蘇云朵趕緊給陳媽媽使了個眼神,說真的她心里也正擔心著兒子呢。

    不過一些場面上的話卻還是需要說上幾句的,蘇云朵臉上露出一個略帶靦腆的笑容“三嬸總歸是長輩,就算她有錯在先,有祖父祖母在,也不該孫媳婦出這個手。”

    “哼,這個楊氏!做姑娘時雖說潑辣了些,卻是個懂理數的。沒想到快娶兒媳的人了反倒不知理數起來,人人都知府里修繕也好擴建也好,方案都是經過你祖父確認的,偏她還敢私下更改方案。你祖父停了扶風苑的工,她不但不自我檢討,反而來嘯風苑找你的麻煩,更是口口聲聲指責欺負三房庶出。我若真要欺負三房,又何必等到今日?!”安氏狠狠道。

    安氏這話還真是不假,她當了鎮國公府幾十年的當家主母,若真要對庶子庶女動手,陸瞳也好陸月珠和陸寶珠也好,他們能不能出生都是問題,更別說他們個個都有一個好歸宿,陸瞳更是得到鎮國公府的資源官居從三品反超嫡出的陸越。

    在京城乃至整個東凌國,像鎮國公府這般不重嫡庶重才干的府第不說絕無僅有,也可以算是鳳毛麟角。

    楊氏心里不是不明白,甚至心底里時刻在提醒著三房乃是鎮國公府唯一的庶房,不過是日子一直過得舒心,在她的心里已經模糊了嫡庶之別。

    可一旦覺得三房吃了虧,楊氏的心里又會將嫡庶之別無限擴大,覺得府里所有的人都在欺負三房,就比如今日。

    。百度一下“秀才家的俏長女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