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天陽劍現世,掌控者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即便是擊殺對手,也會受到很重的反噬。這一次天陽君為了可以戰勝林牧,也算是孤注一擲的豁出去了,不留退路。

    天陽君整個人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脖子處,手臂上,還有眼瞳之中,都布滿血色的經絡,看上去血紅一片,靈力爆棚,根本無法很好的控制。

    林牧見此,一掌擊出,與天陽君正面對上。劍氣的波動就像芒刺一般,讓兩人的靈力之中也自然的有一股壓迫之力,這種狀態,誰也戰勝不了誰,只能僵持著。

    “你清醒一點吧,你覺得這樣做值得嗎?天陽君,你如此瘋狂,究竟是為了什么?就只是為了功成名就,想要一人闖入那圣骨遺跡之中,將一切隱秘都獨占?”

    所謂高處不勝寒,如今天陽君還沒有站在絕對的高出,便已經弄得如此眾叛親離,孤家寡人一個。如果當真成功,那又有什么意義呢?俯視天下,也徒然啊。

    掌心之中的靈力化作氣勁bao po,兩人不斷的來往,bao zha之聲連綿起伏。就連方圓數百里之地,也可以感覺到這一股波動,讓人十分壓迫,不敢輕舉妄動。

    發絲飄飛,兩者的劍意都達到了巔峰狀態,所以就連頭發之上,也是可以殺人的波動。林牧沉著臉,眼神也死死地盯著天陽君,那一股戰意,足以完全燃燒。

    “如果你當真要戰,連最基本的合作也不愿意,那么我也愿意奉陪。我也有自己必須要完成的使命,很多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圣骨遺跡不可能讓你獨占!”

    氣浪將二人包裹,只能看見來來往往的激蕩。當劍氣擴散之后,靈力也散開,整個區域都變得狼狽一片,看上去就如同廢墟一般,難以判定雙方的方位在哪兒。

    光影閃爍,一般人根本看不清楚招式。只知道兩大強者瘋狂的對上,絲毫不給對方任何機會。你來我往,比拼的就是實力的強橫程度,誰先消耗誰就失敗。

    鏘!鏘!靈虛劍靈與林牧心意相通,幾乎融為一體,所以從某種程度之上,林牧擁有循環的劍氣支撐。而天陽劍的屬性不同,在激蕩的同時還會進行反噬。

    此時此刻,在萬鬼門的最高處。徐沐晴與林正源的爭論已經漸漸平息下來,因為林牧的氣息不對勁,所以很快就被吸引注意力。后者以秘術,進行觀察動向。

    玄光鏡之中,林正源可以模糊的看見林牧的背影。從他身上的靈力波動來看,應該還可以堅持住,只是對方的天陽劍實在是太過詭異,應該想辦法解決。

    “晴兒丫頭,雖然你對我有太多的不滿意,我也無言以對,不能反駁,但是現在可不是翻舊賬的時候。你也應該感應到林牧那邊有所不對勁了吧?”

    徐沐晴并沒有回答,她與林牧之間,的確有著不同尋常的感應。表面上云淡風輕,實際上也十分的擔憂。那天陽劍的威力深不可測。如果天陽君無法駕馭…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一次,我們一切為了林牧,那就與我合作一次。天陽劍的確厲害,但是你身上恰好就有完全可以克制它的存在,不管你是否能夠相信。”

    點點頭,對于這一點,徐沐晴沒有懷疑過。畢竟作為父親,在這種時候靠著本能,也不會對林牧做出任何傷害的事:“你先說說看,我能做到一定全力配合。”

    身形一閃,林正源突然消失。下一秒,徐沐晴感受到一股壓迫之力,本能的要反抗。但是一股氣場將之籠罩,沉吟的聲音傳來:“丫頭不要對抗,借你冰靈箭。”

    冰靈箭,寒冰靈力與精氣煉制而成,每一次動用,都必須是徐沐晴自愿。所以她閉上雙眼,任由林正源從她體內抽出箭矢,波光蕩開來,寒氣蔓延而出。

    雙手以奇怪的姿勢握住冰靈箭,徐沐晴沉吟的盯著。她也很奇怪,為何冰靈箭在他的手中居然可以輕松駕馭。如果沒有寒玉神弓,不是會瞬間融化的嗎?

    只見得林正源屈指一點,一道精氣沒入冰靈箭之中。箭矢不斷的震顫,終于在好半晌之后平靜下來。舌尖之上噴出一滴鮮血,注入他的精氣力量,完成煉制。

    “晴兒丫頭,接下來就看你的了。以你的修為,寒玉神弓之服從你的操控。所以你必須將這支箭矢直接精準的射入林牧所在的氣場戰圈,偏差一分一毫都不行。

    血光流轉,徐沐晴有些不確定。因為她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冰靈箭。如果發出去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但如今情況緊急,顧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姑且一試。

    寒玉神弓出手,冰靈箭蕩開一層層波動,一股熟悉的氣息流轉。徐沐晴眼神之中充斥著一抹堅毅,以及看穿一切的姿態,咻!嗡嗡……箭矢沖天射出。

    同一時間,林牧以劍氣鎧甲的消散為代價,接下天陽劍的第二次進攻。兩者迅速分開,向后方倒退而去。林牧的臉色有些難看,手臂之上被劍光劃過,受傷了。

    原本以為只是小事,根本傷不到林牧的根本。但是無形中有一股氣流在林牧的血脈之中流竄,并且將靈力進行蠶食。當他發現之時,左手居然無法動彈。

    “這是……血煞反噬?”林牧驚愕的盯著自己手中小小的傷口。那含著劍氣的力量,不斷侵蝕他的經脈,每一次的沖擊,都會帶來靈力的消散,看來不能拖延。

    “呵呵……哈哈……終于察覺到了?林牧,看來你的精神力量也不怎么樣。這天陽劍的第二招,便是侵蝕之力,在無形中將你的靈力鎖定,然后不滅不休。”

    屈指一點,林牧以靈力沖擊,強行控制靈力的流動,也就是說,相當于廢了一只手。站定,衣袍呼嘯之中,林牧沉著臉,盯著天陽君:“看來之前不該放過你。”

    僵持到現在,林牧也的確有些厭倦了。天陽三劍的確不好對付。現在的狀況,只要天陽君發出第三劍,那么最后的結果不是兩敗俱傷,就一定有一方死亡。

    “呵呵……哈哈……不該放過我?林牧,你這時候說這樣的話,不覺得太晚了嗎?還是嘗一嘗我這天陽三劍的最后一招,看看你能否繼續接住吧。”殺招顯露。

    猩紅的劍光沖天而起,天陽君將所有的精氣與靈力都注入其中,而且自身幾乎也融入進去。一劍斬下,連同空間也一起震顫起來。但這時候林牧后方出現變化。。

    咻!噗嗤!一支箭矢直接沒入林牧的體內。他一陣愣神,發現并沒有劇痛之感。反而體內的力量開始翻涌,不過轉瞬間,便將那侵蝕之力化解無形,來得及時。

    回過神來,林牧只見得一道身影飛速的向他沖過來,一轉身,以自己的身軀將最后一劍擋下。當劍光落下,她凄然的沖著天陽君一笑:“我們終于兩不相欠了。”百度一下“圣骨傳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