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61章 來這里做什么

作者: 月小貝  分類: 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你們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心妍的手又是怎么回事?”劉玉往后一退,警覺地盯著他們,剛才這一幕讓他難以置信。

    郭燕花癡地看著娃娃,笑道:“去看你祖宗了。”

    劉玉吃驚地睜大了眼,叫道:“你在騙我,一定在騙我!”

    “沒有,自己看吧。”郭燕把手機打開了,開機畫面正是上官縉專注磨藥的樣,那的側面讓郭燕又花癡起來。

    “我祖宗?”劉玉依然不敢相信。

    “嗯!”慕心妍狠狠點了點頭。

    “跟我長得像嗎?”劉玉冷哼道。

    “不像!”

    “不像!”

    “不像!”

    “不像!”

    所有人都很納悶,上官縉的后人到底經歷了什么鬼?會有劉玉這種模樣的后人。

    尤其是郭燕,更想不通了。

    按現在的形勢來看,上官縉的后人就是自己的后人,自己長得也算對得起觀眾,可后人的風格怎么可能走偏這么多?

    劉玉一臉尷尬,嚷道:“別逗了,這照片一定是去影視城拍的哪個不知名的明星,反正我不信。”

    張大河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大家本想把真相告訴這個邋遢鬼,可他倒好,根本不信!

    “愛信不信!吧,怎么會到這里來?”

    屋內,

    慕心妍指揮著張大河和郭燕收拾屋,而羽恒則坐在沙發上像審犯人一樣,審問著劉玉。

    “不知道非請勿人嗎?來這里做什么?”

    劉玉委屈巴巴地撇了撇嘴,“你你們一出門就是一個月,也不事先打聲招呼,打你們電話都不在服務區,擔心你們出事就來看看。”

    羽恒抿了抿唇,沉了一口氣,“走之前不是跟你過了嗎?有事打電話。但打不通就別勉強了啊!”

    “擔心你。”劉玉更委屈。

    羽恒知道他好意,安慰道:“行了,現在我們回來了,有找我什么事,吧。”

    “還不是讓那個拉環給鬧的。”

    自從街坊鄰居都知道劉玉有傳,總是有人跑來想看看廬山真面目,可拉環又不在自己身上,所以想找羽恒想辦法。

    羽恒吃驚地看著他,沒有好氣,“當初我給我瞧瞧都那么氣,街坊要看你就答應了?敢情侄還沒街坊親啊?!”

    劉玉也一臉無奈,道:“情況不一樣了嘛,當時他們都不知道,知道了肯定要過來看。你也知道鄰里間的關系不好處的。”

    “是那些喜歡家長里短的長舌婦不好處吧?哈哈!”張大河好笑地打趣起來。惹誰都不能惹長舌婦,否則死的都能給你成活的,日不好過了。

    “惡心!”羽恒一臉嫌棄。

    “沒辦法啊,現在他們都在我氣,所以就想找你商量商量,要不給他們看看得了,其實也沒什么好看的。”劉玉很無奈的樣。

    羽恒輕輕咬了咬唇,眼角揚起了壞笑,“其實我有一個十全十美的辦法,讓你永遠不再受到騷擾。”

    “什么辦法?”劉玉很感興趣。

    “賣掉!”

    羽恒還惦記著要賣拉環,這把劉玉急得不行,但東西也不在自己手上,又特別無奈。

    “侄兒啊,那可是我的傳啊,這么賣了不好。”

    “翡翠丸也是傳啊,留著那個就行了。”羽恒死死忍住了笑。

    劉玉一陣哀怨,“都要留。”

    “拉環已經沒用了,所以可以賣了。”

    “這拉環有什么用啊?”劉玉急眼兒了。

    “冤情啊。”

    劉玉對于羽恒的解釋根本不信,就連郭燕跟上官縉談戀愛的事更不信,羽恒是為了誆他編的。

    羽恒氣得不行,把上官縉送給郭燕的娃娃和畫像拿了出來,“這些都是你祖宗送給燕兒的。”

    劉玉緊張地把娃娃看來看去,娃娃雖然很新,但料這些確實不像這里的東西。

    “不知道輕點嗎?再使勁,揍你!”

    郭燕生氣地罵了一聲,劉玉又緊張而心地打開了畫軸。突然他的手又激動地抖了起來,嘴里直哆嗦。

    “這……這畫……我……我也有……就是人……人臉已經花掉了,其他都一樣。”

    郭燕激動地花癡起來,叫道:“難道我跟上官縉還真是天意?!”

    羽恒輕輕皺起了眉,憂心地看著她,“師父同情你。”

    她也突然郁悶起來,自己怎么會有這種長相的后人?

    這時,張大河悠悠地叫道:“哎喲,現在考古好熱啊,心妍,你那篇報道讓那些考古愛好者到處去尋寶,都找到不少了呢。”

    慕心妍沒好氣地瞥了一眼,罵道:“無聊!讓他們挖自個兒家墳試試?!”

    叮——

    就在這時,慕心妍的手機響了。

    “一回來就有電話,看來找你很久了。”張大河滿眼好笑。

    但慕心妍卻樂不起來,楊志肯定不會找自己,那就一定是文隊,三號墓沒什么發現,他就會將注意力轉移到四號墓上。

    “喂~”慕心妍擠起了她的梨花笑,讓聲音百轉千回,沉靜的眸已經證明她的猜測沒錯。

    “喂,心妍,你真是讓我好找啊!”

    “呵呵,剛到家,文隊找我什么事?”

    “我們在三號墓附近沒什么發現,就找到一壇老酒,要不要過來看看?”

    “好啊,我這就過去。”

    慕心妍掛了電話,眼中劃過一絲冷意,讓她去看酒是假,準備挖掘四號墓才是真。

    這下有好新聞了。

    慕心妍很快換好衣服,跟羽恒一起出了門,那輕松加愉快的模樣早就將掛著的手臂忘得一干二凈,羽恒一陣好笑,“就這么開心?”

    “那是,當嚴肅的考古遇見古人的惡作劇,那是什么樣的情形?!”

    文隊辦公室里,依舊是那份古老而悠遠的氣息,在文隊的辦公桌上,一個黑色的壇熟悉而醒目——正是張大河埋的那壇酒。

    慕心妍拍完了照,問道:“這酒保存完好,里面的酒能喝嗎?”

    文隊抱著壇搖了搖,笑道:“喝肯定能喝,一口千金哦。”

    慕心妍莞爾一笑,意味深長,才埋幾天的酒就變成一口千金,這種生意還是不錯的。

    “附近就沒有其它發現了嗎?”

    “沒了,所以……我們打算再發掘四號墓。最近考古愛好者的熱情很高,破壞了不少有價值的墓,我們也想轉移他們的注意力,這也是院里對我們的要求。”

    得冠冕堂皇。

    慕心妍輕輕揚起了嘴角,“好。”

    文隊很關心慕心妍的手臂,因為他們又會像三號墓那樣要野宿。慕心妍笑了笑,安慰道:“文隊放心,我認識一個很好的骨科醫生,會在去四號墓前恢復的。”

    劉玉已經幫自己看過,沒想象的那么嚴重,也著實讓慕心妍松了一口氣。

    夜幕降臨,慕心妍還在房間里撰寫新聞,她要好好安排新聞的bao zha點,一點一點推出去。

    “還想找長生訣?恐怕專項資金也會被收回吧?”慕心妍已經在幻想韋霸天氣得從墨玉跳起來的情景。

    “還……還不休息?”

    羽恒抱著枕頭緊張地站在門口,慕心妍轉過頭一看,才發現郭燕早就把自己的東西搬了出去。

    慕心妍臉頰突然紅了起來,耳朵一陣嗡鳴,這就意味著要跟羽恒,雖然早就有了夫妻之實,可不知道為什么還是如此害羞?

    “還……還有新聞要寫。”

    “哦……”羽恒一動不動,臉上的紅霞比女人還俏麗。

    “你……你先去洗吧……”見他還愣著,慕心妍緊張地想將他支走,因為她已經慌亂得不行。

    “瞎想什么?我是想安安靜靜地跟你在一起。”

    慕心妍吐了吐舌頭,嘆了一口氣,誰不想過平靜的生活,可“樹欲靜而風不止”。

    “打敗韋霸天!”

    “嗯!”

    客廳里,張大河抱著枕頭坐在沙發上一臉哀怨,今晚是自己睡客廳,但見眼前這個男人婆女生似的抱著娃娃一臉花癡,懷疑她是假的。

    “你真是燕兒?”

    “嗯!”郭燕笑嘻嘻地擺弄著娃娃。

    “假的吧?”

    “你才假的!”郭燕生氣地瞪著他。

    “好吧,不假。”張大河這才相信她是真的。可他想不通的是,這個女人怎么就這么花癡呢?

    “這是第幾個?”

    “什么?”郭燕很詫異。

    “男朋友。”

    郭燕眨巴眨巴眼,佯裝聽不懂地轉過了頭。張大河頓時就樂了,叫道:“居然是初戀!”

    郭燕性格太像男人,動不動就打打殺殺,誰敢跟她談戀愛?也就上官縉這種既溫柔又果敢,武功又好的人才降得住她,也算是她的福氣了。

    郭燕不服氣地罵道:“干嘛?不行啊?!”

    “行啊,找到上官縉那也是上輩修來的福氣。”

    “那是。”郭燕毫不客氣。

    “四號墓去嗎?”張大河回到正題。

    “去啊,一定要看看咱們的勞動成果。”郭燕一臉壞笑。

    第二天,慕心妍起了一個大早回榮文報到。一走進辦公室,所有同事見她吊著個手臂,吃驚地圍了過來,“心妍……怎么受傷了?你也太不心了吧?”

    慕心妍無奈地笑了笑,道:“爬山的時候一不心摔了,快好了。”

    何瑞華看著手機,吃驚地叫道:“心妍,你這都什么速度啊?今天上班,今天就上了一個新聞,反響還不錯呢!”

    “什么新聞?我瞧瞧。”韋嘉佳和劉俊烊走了過來,依舊原來的模樣,只是劉俊烊那暖暖得笑容里多了一絲深意。

    難道劉寒和韋夢瑤的傳聞沒讓他們頭疼?

    慕心妍突然很不甘,但想著上官縉和羽恒立誓,相信上官縉會把那邊的事情處理好,因為現在留在大寧國的那個,只不過一個廢物而已。

    “昨天我去了考古研究院,三號墓附近出了一壺酒。”慕心妍微笑著解釋道,盡力不讓他們看出自己的心情。

    韋嘉佳吃驚地睜大了那雙狐媚的眼睛,叫道:“居然還有這么好玩的事?那酒一定很貴了。”

    “對啊,人家文隊了:一口千金。”慕心妍發現這個女人很能裝,眼神里明明在:不感興趣。但那聲情并茂的樣,不給頒個獎都不行。

    劉俊烊也跟著吃驚地笑了笑,帶著玩笑的口氣,“那個墓主人還真奇怪,生前一定是個好酒之人,對嗎?心妍。”

    慕心妍猜到他們在探聽墓主人身份,盡量讓自己不表露出真心,她微微皺起了眉,一臉為難。“還真不知道耶,文隊沒有提及,我也沒問。看來這段時間玩得太久了,連這些都沒想到。學長,我還得多跟你好好學習學習。”

    劉俊烊眼中揚起一抹深意,安慰道:“你的能力我還不清楚?注意力一定不在這里。”

    慕心妍心里劃過一絲驚嚇,劉俊烊就這么了解自己?但四號墓是板上釘釘的事,丞相府的奸細也被揪出,現在他們應該對四號墓的價值更感興趣。

    于是她讓自己緊張地笑了笑,道:“文隊已經邀請我做了下一個墓地的隨隊記者。”

    劉俊烊那道揚著暖意的濃眉漸漸布滿了冷意,尖尖的嘴角輕輕一勾,道:“近日考古真是太熱了,你這次會有什么驚喜帶給大家呢?”

    不是驚喜,是驚嚇!

    慕心妍故意閃爍著眼睛,笑得很不自信,“這就不清楚了……”

    劉俊烊沉了一口氣,笑得十分自信:“我相信考古隊,一定會給大家帶來驚喜。”

    劉俊烊一語雙關,他是更開心《長生訣》也許就在四號墓里,連韋夢瑤那雙高冷的目光也揚起了陣陣得意。

    楊志辦公室里,

    楊志也為慕心妍的傷一臉惋惜,“早知道就不讓你請這么久的假了。”

    慕心妍一陣緊張,笑著安慰道:“四號墓發掘前就能完全好,不必擔心。”

    楊志摸了摸大背頭,意味深長,“上次三號墓里居然沒什么陪葬品,也不知道這次四號墓又會怎樣?”

    慕心妍心里一驚,覺得楊志的態度不太正常,他什么時候開始關心古墓了?

    這種感覺慕心妍一時不上來,只能像對付劉俊烊一樣,揚起一臉難受,“只有發掘之后才會知道。”

    考古的魅力在于,發掘前會有各種猜想,發掘后又會有各種猜想,永不停止。

    而這次暗中針對丞相府的發掘,慕心妍已經用盡全力應對,她相信結果一定會令人滿意,可現在又有一些擔心。

    “你懷疑楊志也跟文隊同流合污了?”

    客廳里,

    所有人商量四號墓的事,也包括來給心妍換藥的劉玉。羽恒輕輕摩挲著嘴唇一臉躊躇,如果楊志被文隊利用起來監視慕心妍,那么他們會很快有行動,到時自己會很被動。百度一下“先婚后愛,寵婚甜蜜蜜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