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到手

作者: 屋外風吹涼  分類: 歷史軍事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自古天家無骨肉,但天家卻又最注重孝道。

    其實莫說是天家,便是尋常士族人家,但凡要點臉面的,都會以孝來裝點門面。

    父母對子女,說有生殺大權或許過了,但有忤逆子,父殺之真的不犯法。

    在這樣的背景下,父母對子女的要求是天經地義,哪怕再不合理。

    但是,在比尋常士族門戶高端無數倍,也森嚴無數倍的皇宮大內,劉貴妃竟然以一個求字,來傳達齊皇的旨意。

    這讓吳媛錯愕當場,幾乎懷疑聽錯了,目光終于離開了那張紙短情長的信箋,姑且稱之為友情的情,看向了劉貴妃:“母妃,你說什么?”

    娥眉輕蹙,清澈如水晶的美眸中蘊著驚訝和不解,看著劉貴妃。

    劉貴妃……當即落下淚來,道:“小媛啊,我都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吳媛仍舊不解,會是為了什么呢?

    劉貴妃扛不住女兒的目光,一咬牙道:“你父皇想讓你去一趟青云寨,用盡一切辦法,說服那個小山賊歸順我大齊皇族,只要他肯歸順,你父皇不吝以王爵相賜,封平西王,世襲罔替,為我大齊,永鎮西疆。”

    話雖未說盡,可內中含義何須再多言。

    吳媛依舊無法相信,眼神茫然不解的看著她的母妃。

    劉貴妃一邊拭淚,一邊輕聲哽咽道:“有些事,原本不該牽連到你,你父皇那么多兒孫,可最寵愛的一直是你。但眼下,他真的沒辦法了。夫子壽元將盡,姜太虛不請自來上金殿,當著你父皇的面,一劍斬殺那么多重臣,何曾將你父皇放在眼里?眼下他已經跋扈至斯,以后成圣,那還了得?你父皇以為,唯有武圣,才能牽制他,不能太過放肆。可天下武圣總共就那么幾人,秦國和楚國的不用提,剩下的只有青云寨的那位劍圣。小媛哪,你父皇說,你不是閨閣中短見識的姑娘,知道此事到底意味著什么……娘如今唯一慶幸的是,你很喜歡那個山賊……”

    此事,何其荒唐……

    若非她去過青云寨,知道林寧是何人,那么齊皇為了江山,將她賜給一個已經有老婆的小山賊當女人,聽起來,是何等的薄涼甚至恐怖!

    哪怕現在看起來不一樣,因為她認識林寧,似乎關系還很不錯,但實質上,并沒有什么不同。

    天家無骨肉,果然,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只是,吳媛在落下淚來,心中凄涼心碎了片刻之后,竟然感受不到多余的痛苦……

    ……

    青云寨。

    當林寧用爐火純青的斂息術在距離田五娘身邊五步時才被發現,他得意無比。

    又去客房那邊,在距離星月菩薩十步以外時便引起她的警覺,然后好死不死的去劍冢那邊試探,結果還未靠近劍冢就被瞬間打飛回來,這讓他對斂息術的實用效果,有了基本的了解。

    但還是沒有十分的把握,因為不知道那個叫邰翀的老鬼,到底到了哪一步。

    “小寧,不用你去的,不許去。”

    田五娘極少數面色肅穆的看著林寧說道。

    眼下榆林城已成了青云寨的心腹大患,有邰翀那樣半步邁進圣道的老鬼在,說是龍潭虎穴也不為過。

    田五娘怎么可能放心讓林寧去刺探軍機?

    站在滄瀾江邊,看著夾雜著浮冰的滄瀾江水滾滾而下,林寧笑道:“別人不知道我,你難道還不知道我?這條命看的比什么都貴重,怎忍得輕易赴險?榆林城內的地圖詳情咱們早就了然于心,幾條土行旗挖掘出的絕密密道,不說萬無一失,但至少基本上沒有被發現的可能。再加上幾個打入太守府的人,雖然至今無法和外界聯絡,但他們未必死了,因為太守府沒有再張羅進人。五娘,我不可能永遠躲在你,春姨,還有鴻兒的背后,我是男人啊。當然,我這次決定親自出手,不是為了這個,而是因為我把握最大。”

    田五娘沒再急著開口,而是看向了噘著嘴滿臉不情愿從下面而來之人,眉頭微皺。

    林寧卻哈哈笑道:“鴻兒,要不是我提前讓春姨去找你,你是不是準備一個人往榆林城跑?”

    皇鴻兒賭氣道:“總比讓郎君你去好!”

    林寧笑罵道:“糊涂!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傻子,一旦去了,十之七八就會出事。然后我們一大家子為了救你,接二連三的落入別人手里。再自作聰明,仔細你的皮!”

    皇鴻兒不服:“我已是高品,你才中品,我不比你更靠譜?”

    林寧搖頭道:“我就算被捉,也絕不會有事,你就不同了。”

    這下,連田五娘都看了過來,等待他的解釋。

    林寧嘿嘿一笑,道:“我要是被捉,會直接告訴他們,東方伊人就在老子手中,我身上少一根汗毛,那位東方姑娘就要少一根胳膊。你們猜猜,他們敢不敢動我?”

    田五娘和皇鴻兒一起睜大眼看著林寧,這話都能說得出口?

    要是東方伊人知道了,以那小妞兒的性子,怕非找林寧拼命不可!

    并讓林寧試試,打掉他一根汗毛,他敢不敢砍她的胳膊腿……

    這些倒是其次,只是,某人不覺得這樣做,很無恥嗎?

    林寧見二女不說話,便呵呵笑道:“所以說,真不必擔憂我,更不必為了我一個人偷偷跑去榆林城。世界這么美好,有你們在,我如何會孟浪自己的性命?”

    言至此,他的目光漸漸明亮起來,道:“等解決了榆林之事,咱們山寨就算是真正邁出了關鍵一步!榆林、永城、平山城,西北三城將徹底歸青云所有!雖然這三座城池只是小城,周遭田地也多為薄田,但是,我自有良法,可使此處化為塞上江南。一年,腳踏實地的苦干一年,待下一次再有六千披甲強軍來掏心窩子,我保證,把他們的屎打出來!”

    “咦~~~”

    一陣嫌棄聲響起,田五娘也皺起修眉,看了林寧一眼。

    林寧正想說什么,卻聽到一陣不加遮掩的破空聲傳來,與田五娘一并轉頭看去,就見侯玉春縱身疾行,幾個起躍邁過寬闊的滄瀾江,來到三人跟前,大聲笑道:“小寧,幸不辱命,到手了!”

    林寧聞言大喜,道:“真弄到手了?”

    侯玉春素來白衣勝雪,但此刻卻不顧衣襟被江水打濕,從懷兜中取出一支尺許長短的玉瓶,哈哈笑道:“這就是你口中的九天十地菩薩搖頭神仙怕怕霹靂弒仙散!!”

    田五娘和皇鴻兒看著兩個笑的和傻子一般的兄弟倆人,都無語的扯了扯嘴角。

    什么破名!

    ……百度一下“大王令我來巡山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