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村莊,田園,薄霧,晨曦。

    村莊座落在宛越國不知名的山間,雖然不是與世隔絕,卻也宛如桃花源一般。

    春起桃花開,夏日荷葉密,秋來果實豐,冬暮瑞雪飄。

    男耕女織,黃發垂髫,怡然自樂。

    日暮

    村民看著搬來不久的小兩口,熱情的打著招呼,互相聊著晚飯的菜品。

    他們不知道這對青年夫妻是為什么會來到這個偏僻的山村,看這衣著和談吐,并不像是普通人。

    在這個民風淳樸的小山村,大家只覺得他們大概是被家族所不容的癡男怨女。或許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私奔來到了這個地方。

    大家很是包容,見他們不是什么惡人,就也收留他們住了下來。

    “秀兒,我剛才去鎮上,聽說國主要大婚了。”男子說著。

    “國主?”女子想著,還是不知道是誰。

    “不是季公子嗎?”男子問著。

    “對對對,是公子呀。”女子拍了拍腦袋,說著。

    他們輾轉送去了禮物,也算表達了自己的心意。

    山水,游歷。

    “老爺,夫人,這就是宛越城了。”家丁駕著馬車,對著車內的人說道。

    夫婦二人下了馬車,兩人比想象中的要年輕許多,男子風度翩翩,女子溫婉可人。他們看著宛越的近城,似乎也沒那么繁華。

    “怎么這街上人這么少?”夫人問著。

    “回夫人的話,過幾日是宛越國國主的大婚,城內不允許百姓流通。”家丁答著。

    “宛越國國主……”老爺沉吟著。

    “這可真是喜事。”夫人笑著說道。

    “白,不如我們送份禮物吧,也不枉我們相識一場。”夫人提議著。

    “都依著你。”老爺笑著,十分寵溺。

    ————————

    不知時節

    “秀兒,明天鎮上要大家去參加儀式。”男子背著竹筐,進門就說著。

    “怎么了?”女子隨口問著。

    “聽說,是國主殯天。讓我們去守喪一日。”男子放下竹筐,解釋著。

    “什么?國主?”女子放下手中的活計,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夫君。

    “嗯。聽說是醉酒失足。”男子說著。

    “怎么會呢……明明公子是那么好的人……”女子默默的說著,語氣有些悲傷。

    “他那么喜歡喝酒,也是情理之中吧……”男子輕嘆了口氣,說著。

    “他才和姑娘團聚了沒多久……”女子又感嘆著。

    男子把她攬在懷里,輕聲安慰著。

    某郊外莊園

    “白,你聽說了嗎?季漠死了……”夫人倒著茶,輕聲說著。

    “倒是聽見有人說了。”老爺抿了一口茶,點了點頭。

    “雖然交集不多,還是有些傷感的。”夫人輕嘆了口氣,慢慢說著。

    老爺沒說話,眼神望向了遠處。

    “傳言他是酒醉失足。”夫人又說著。

    “是嗎……”老爺卻忽然笑著,輕聲說著。

    “是吧……”夫人學著老爺的口氣,也說著。

    他們心里卻都明白,并沒有那么簡單。

    老爺和夫人笑了起來,一片其樂融融。

    夫人越來越覺得自己當時的決定做的十分正確,要不然也換不回今天的幸福。百度一下“季末之末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