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二十章 使壞

作者: 悶神  分類: 女生言情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張月娥說完,那人臉上訕訕的退到一邊去了。

    旁邊的人就問,“老板娘,你看我們今天這么多人沒買到,明天是不是多做一點啊?!”

    “就是啊,老板娘,我們也不多要求,做三桶就夠了,明天我早點來。”

    還不等張月娥拒絕,就聽人群的外面突然有人說了一句,“你們這是干啥呢?喲?還敢喝羊肉湯呢?沒聽說么,府城外面正鬧羊瘟呢,誰知道這羊肉有沒有什么問題啊,你們也不吃死人。”

    張月娥臉色一沉,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外面鬧羊瘟的事情還是傳到府城里來了。那羊倌保證過,她這羊肉絕對不是病羊,她自己也分辨過,羊肉的確是好羊肉,可是光她知道沒有用,得讓食客們全都知道。不然,她這生意還怎么做下去?

    “哎喲?真的假的?外面鬧羊瘟呢?那這羊肉咱們最近可得少吃。”

    “是啊,你說這事鬧的,外面咋就鬧羊瘟了呢?該不會是凍病了吧?”

    “你傻啊?知道啥叫羊瘟不?要只是凍病了,那還能叫羊瘟?那是羊之間的瘟疫,是能傳染的!”

    “那難不成還能傳染到人身上來?”

    “那誰說得準呢,還真沒準!”

    大家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張月娥張張嘴,卻不知道如何解釋,她能怎么解釋呢?外面鬧羊瘟也是事實,大家恐慌,拒絕吃羊肉也是事實,可是今天她若是不好好解釋清楚,怎么就感覺讓人覺得他們家羊肉有問題一般?

    張月娥不是一個沒事找事的人,可是這遇到事了,她卻也不怕事。

    “大家聽我說一句,這府城外面鬧羊瘟的事情我也聽人說了,不過大家放心,我們家的羊肉湯用的絕對是沒病的羔羊肉熬煮而成的,我是絕對不會用死羊肉賺黑心銀子的!”

    人群外,不知道是誰突然喊了一句,“你說的好聽,可是你到底用的是啥羊肉,我們怎么知道啊!要我說啊,沒準你這羊肉用的就是便宜的死羊肉!”

    “你這人說話可得講究證據,你這空口無憑的,怎么往老板娘身上潑臟水呢?你說是死羊肉你有證據嗎?”小肖子直接站出來指著說話的那人,生氣的說道。

    那人一點也不怕,仍舊十分囂張的叫囂道,“我是沒有證據說你用的不是死羊肉,可是你們也沒有證據證明你們用的不是死羊肉啊!”

    周圍的人頓時議論開了,那些沒買的開始慶幸這羊肉湯賣到他們這里就沒有了,剩下還有剛喝完,或者是喝一半的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對了,這羊肉湯他們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其中一個大嬸一仰脖就將碗里剩下的湯給喝完了,“要我說你們就是個傻的,這老板娘要是真的想賺這個黑心銀子,她干啥每天就賣兩桶羊肉湯?她多兌點水不就能多賣好多銀子了?或者說,一天不間斷的,這邊熬著,那邊賣著,這一天能賺多少銀子啊你們知道不?有著省時省力還不敗壞口碑的方法賺銀子,她都不賺,你們說她還會去弄什么死羊肉燉成湯給你們喝?老板娘有這么傻?”說完,這大嬸就將碗給張月娥放下了,然后笑著對她說,“你們家的羊肉湯我可愛喝了,天天都要來一碗!喝完了一天都痛快,平時都是我兒媳婦過來給我買,這次正好我想出來溜達溜達,結果就讓我碰上這事了,老板娘你們家這羊肉湯可不許關門,要是真的讓他們擠兌的關門了,我們這些真正好這口的人可就沒地方喝去咯。”

    “唉,您老放心,清者自清,我這羊肉湯除非我生孩子做不了,否則絕不會關門的,就算我關門了,就沖著您今天這一番話,您上我家去,我單獨給您熬湯喝!”

    那大嬸拍拍張月娥的手背,滿意的點點頭。

    那大嬸的話落在大家的耳朵中,大家稍微一細想,就明白了那大嬸的意思,可不是這樣嗎?他們剛才在干啥?他們剛才可是在要求老板娘每天多做點羊肉湯!

    從昨天開始,大家就想讓老板娘,恢復以前的一天三桶,可是老板娘卻依舊不為所動,她要是真的想賺銀子,為啥要拒絕?還有剛才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人提醒老板娘,讓她多放點水,可是老板娘卻說,做生意要誠實守信,要童叟無欺!老板娘若是想賺銀子,為啥不偷偷在里面兌水?這羊肉湯香濃醇厚,那味道好得很!跟另一家已經關門了的羊肉湯相比,那味道可足多了!

    老板娘有這么多方法讓自己多賺點銀子,她卻什么也沒有做,又怎么可能,為了省一點本錢,就用死羊肉做食材呢?!

    他們剛才怎么就跟豬油蒙了心一般,非要懷疑老板娘呢?!還好這個大娘看的清楚,及時點醒了他們,不然啊,他們可真的要傷了老板娘的心咯!

    還好老板娘沒有跟他們一般見識,不然,到時候這兩桶羊肉變成一桶的話,那他們就更不好買咯!

    “老板娘,你放心,誰要是說你用死羊肉,我肯定第一個不答應!”

    “我上次看到老板娘去買羊肉了,買的是何羊倌家的羊肉,他們家的羊肉你們放心,死羊全都被他們燒了,不可能賣給別人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

    “嘿,那你剛才不早說,害的我們差點誤會老板娘!”

    大家聽了全都一塊討伐那個人。

    “我,我剛過來啊,還不知道你們之前說了啥呢!”

    大家聞言,臉上的表情頓時訕訕的。

    事情全都解釋清楚了,張月娥也送了一口氣,她本來都已經打算好了,大家要是不信她,那她就帶著大家伙一塊去跟她拿一次羊肉,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只要讓他們看看那羊肉是不是新鮮的羔羊肉,他們才會閉上自己的嘴,只是沒想到,那個大嬸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直接將大家給說服了。

    后面那個人的話,正好成為了很好的佐證!

    等人群散了,小肖子叫住徐苗,讓她幫忙看著自己的胭脂水粉,然后他不知道偷偷的干什么去了。

    張月娥見狀也沒說什么,她還以為小肖子是內急,跑去方便了,張月娥將東西收拾好,背著背簍就去取羊肉了。

    小肖子怎么看都覺得剛才挑事的那個人有些眼熟,他好像在另一家羊肉湯那里見到過這人,一看他就是故意來搗亂的,看的小肖子火大的很,所以他才將攤子交給徐苗看著,而他則悄悄的跟了上去,正準備出手教訓一下這個人呢,然后他卻發現,按個人左拐右拐的拐到了一個酒樓里。

    小肖子抬頭看了一眼,這酒樓可不便宜,是府城僅次于狀元樓的酒樓,小肖子只是曾經路過,根本就沒有機會進去。若是平時,小肖子肯定就追到這里就不追了,也算是那小子走運。可是小肖子剛一轉身就頓住了,他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自認為日子過得瀟瀟灑灑的,都沒有膽量去這個酒樓里吃一頓,那剛才那個人又怎么敢進去?那人穿的衣裳可比他還差得多呢!

    小肖子也就是肖巖頓時就停住了腳步,他抬頭看了一眼牌匾,一只手摸了摸懷里的錢袋,咬咬牙就跟了上去。

    “客觀您里邊請!”肖巖一進來,小二就過來招呼上了。

    肖巖在大堂里看了一圈,沒見到那人,抬腳就朝樓上去了。

    那小二見狀頓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但是卻識趣的沒有多說什么。

    “客觀您幾位?”

    “我一人。”肖巖心不在焉的說道。

    這家酒樓二樓只有幾個雅間,剩下的都是散桌,就在肖巖以為那人進了雅間的時候,他終于在一個角落里發現了那個人。那個角落被屏風給圍住了,勉強隔成了一個單間,也是這酒樓位置不好,雅間的窗子都不對著街頭,倒是那些散桌有一些是靠著窗口的,視野十分的開闊,許多人都喜歡坐在窗臺邊上,不過,現如今天氣還不算暖和,二樓頂多開一兩扇窗子透透風。其中一扇窗子就在那個地方。

    肖巖直接就走了過去,隔著屏風做了下來。

    “給我來一壺茶,我等個朋友。”肖巖壓著聲音說道。

    那小二立馬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小二心里怎么想的,肖巖可不在意,因為他在隔壁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你說什么?給弄砸了?你是干什么吃的!?”一個雄厚的生意你突然響起。

    “裴少爺,這不怪我啊,誰知道會突然冒出來一個死老太婆,直接將局給攪了,我剛才已經將那些人煽動的懷疑張月娥用死羊肉了,可是那死老太婆突然冒出來,幾句話就把那些人的懷疑給打消了。”那人有些委屈的說道。

    “那你就不會再說點啥,讓他們繼續懷疑張月娥?你這豬腦子!你說你能干點啥?讓你弄個羊肉湯跟張月娥搶生意,你弄了幾天就讓人給推個地掉,老子給了你那么多銀子,你就不能給我好好熬?!”另一個聲音氣急敗壞的說道。

    “我用的是您府上廚子給的方子,做出來的羊肉湯就那個味,比不過人家,也不怪我啊,要不您問問那個廚子還有沒有別的湯?這羊肉湯不行,咱們還能賣別的湯啊!”那人忍不住出主意,弄一個羊肉湯的攤子,他就能賺幾十兩銀子,再來接攤子,那他豈不是要賺翻了?!

    “我呸,你想啥美事呢?小爺我的銀子好賺是不是?這當爺是冤大頭?!看我不治死你!”

    這句話說完之后,肖巖就聽到隔壁傳來拳頭打肉的聲音和悶哼聲,肖巖立馬就明白過來了,是剛才那個人沒有做好這個裴少交代的事情,然后被教訓了!

    裴這個姓,肖巖還是知道一些的,就是不知道隔壁這個人與府城的裴家有沒有什么關系了,若是有的話,也不知道老板娘是怎么得罪了這個人。這人居然出這種損招來擠兌老板娘的生意。

    等隔壁沒有動靜了,肖巖這才起身,他還沒喊話結賬,剛才引他上來的那個小二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壺茶,五錢銀子,客觀承蒙惠顧。”

    “啥?就這一壺水,就要我五錢銀子?!”肖巖整個人都傻眼了,就這一壺茶,就要伍錢銀子?那要是兩壺茶的話豈不是就要一兩了?!

    “這是什么茶啊,這么貴!?”

    “上好的龍井茶,只要伍錢銀子已經不貴了客官。”那小二皮笑肉不笑的說,他那臉上的表情就差說既然你是個窮逼就有點自知之明,誰讓你自己非要進來我們這里消費的?!

    肖巖知道這里貴,可是卻沒有想到這里能貴成這樣!狀元樓都沒有這里黑!

    最后,肖巖還是忍著肉疼,從錢袋里掏出來五錢銀子,丟到了桌子上,給完銀子他也沒走,而是一口氣將那整壺茶全部都一飲而盡,然后才擦擦嘴角的水漬,離開了這里。

    一路上肖巖都在忍不住心疼自己的錢袋,早知道那一壺茶這么貴,那他就只要一碗熱水了!

    真的是虧,太虧了!

    肖巖回到攤位的時候,徐苗還在,可是張月娥和小推車已經不在了。

    徐苗看到他,頓時朝他抱怨道,“你該不會是掉茅坑里了吧?怎么這么久才回來?!”

    “你大嫂呢?”肖巖著急的問道。

    徐苗看著肖巖焦急的表情,先是一愣,“你找我大嫂干啥?”

    “唉你個小孩子家家的就別管了,不管怎么樣,你告訴我你大嫂去哪了?”

    “我大嫂去拿羊肉了啊,不過現在應該已經回家了吧,你找我大嫂干啥?我可告訴你啊,我哥可是已經把車給推回去了,我大嫂跟我哥的感情好得很我跟你說。”徐苗皺眉看著肖巖。

    肖巖耳根一紅,“你瞎說什么呢?我有正事要跟你大嫂說!”

    “啥正事啊,不如你告訴我,我回家之后在告訴我大嫂?”徐苗試探性的說道。

    ------題外話------

    攢著一會捉蟲!百度一下“農門福女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ncvngs.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